KK体育备用注册
  咨询电话:15596121183

KK集团官方登录

魏谓WEY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中国汽车市场大势严峻之际迎来两岁生日,魏建军如何思考这个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品牌?  五位中国车企掌门人为WEY品牌两周年送上祝福,成为2018年12月10日晚这场品牌之夜最大的彩蛋,也成为汽车业微信朋友圈里最热烈和广泛传播的话题。  中国一汽董事长徐留平、东风汽车(600006,股吧)董事长竺延风、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和比亚迪(002594,股吧)董事长王传福,他们能够有此象征性举动,确实让外界大吃一惊。  可以说中国汽车业不知不觉进入到了一个新的竞合时代。  既是对手,也是朋友。  正因为如此,在WEY两周年品牌之夜上,它的创始人魏建军才如此表示:“他们对中国汽车产业的期许,更让我确信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们有着共同的情怀,共同的汽车强国梦,那就是在世界汽车的舞台上与国际品牌同台竞技,让中国汽车开遍全世界。”  看两个2018年发生的事情。3月,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北上长城汽车(601633,股吧)密会魏建军,虽然外界有人认为王传福是为了推销动力总成,随后确定长城汽车将采购比亚迪生产的电动压缩机,并提供一部分底盘零部件给比亚迪。然后是8月,北汽集团与长城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确定北汽集团采购长城汽车的发动机以及变速箱等合作事宜。  “我愿意和所有立志向上突破的优秀中国品牌携起手来,开放技术合作、平台合作,把我们在成长、发展、壮大、突破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进行共享,让大家取长补短,少走弯路,促进共同发展,携手突破合资品牌和外资品牌把守的大门。”魏建军的演讲基本上围绕着合作这个主题来展开。  当下的中国汽车市场,正在面对股比放开、关税下调等来自国家层面对于汽车业政策更加放开的形势,未来,中国自主品牌与合资、外资品牌将进一步短兵相接。与此同时,2018年开始出现的车市负增长寒冬基本结束了中国汽车市场先前的黄金时代,阵阵凉意让中国自主品牌企业也更需要在这种新的竞合关系中抱团取暖,寻求生存之道。  谁能够在这样的竞争形势中走出,谁就将成为世界级企业。长城汽车创始人魏建军两年前创立的首个以创始人姓氏命名的中国汽车品牌WEY,就有着这样的梦想。  2016年11月16日,魏建军确定的以保定标志性的直隶总督府大旗杆意向为LOGO的全新品牌WEY在广州车展举行品牌发布会,以此宣告这个新品牌的诞生。  同长城汽车旗下哈弗定义为中国SUV领导者一样,魏建军对之的定位是“中国豪华SUV领导者”,产品主打15万元~20万元价格区间,直接和合资车企产品竞争。  2017年4月19日,WEY首款SUV量产车型VV7在上海车展上市,定价16.78万元-18.88万元。罕见地开场播放的首支品牌广告片《WEY前行者》里,魏建军为自己代言,引发现场沸腾。  这一年,WEY和吉利汽车随后推出的领克(Lynk & Co)成为中国汽车产业的热词,而WEY在年底凭借其傲立群雄的外在模样,夺得全球汽车业内著名的轩辕奖外观造型奖。  除了VV7,过去的两年时间里,WEY还推出了VV5、VV6以及插电式混合动力四驱中型SUV车型P8。同时,到2018年底,依托于4S店和城市展厅的300家渠道网点,WEY品牌全面覆盖一到五级市场的240个城市。  结果,2017年底VV5和VV7双双月销破万辆,WEY品牌上市一周年迅速积累8万名车主。2018年新增VV6和P8两款车型,虽然中国车市大势开始低迷,它的销量也有起伏,但这些并不妨碍WEY成为第一个突破20万辆销量的“中国豪华品牌”。  根据Brand Finance的调研数据,它不仅以60.3%的品牌熟悉度在中国高端SUV市场中排名中国汽车品牌第一,更在15万元~20万元SUV的价格区间中占比7%,位列中国汽车品牌第一。  受到WEY等中国高端SUV对市场产生的冲击,Brand Finance的另一组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合资品牌对自主品牌的溢价能力水平逐年下降,已经从2014年的159%下降到今天的53%。  这意味着中国自主品牌产品与合资产品之间差距在不断缩小。  魏建军表示,作为第一个敢于挑战合资品牌的中国豪华品牌,WEY厚积薄发,推出了技术领先、品质优异、具有极大竞争优势的产品,迫使同级别的合资品牌不得不降价,让利给消费者,这改写了中高端SUV的价格格局。  可以说,有了20万名对于WEY品牌信任的用户基础,WEY有了走向高端的条件和机遇。但同时,市场也在迫使WEY和魏建军的重新思考。  “良好的开局,火热的车市,可能导致的是对于未来的预期过高;对手的降价,车市的低迷,则可能导致的是一系列市场动作的变形。”WEY品牌顾问,里斯伙伴(中国)品牌战略咨询公司总经理张云说。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企业只能摘下那些挂在行业大树上最容易得到的低垂果实,但它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显而易见。大多数中国品牌在发展中都是火箭式的快速崛起,而一旦失去成长的动力或者遭遇困境,品牌又直直地跌落谷底。  而纵观世界级品牌的诞生,它的成长曲线往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蓄势和积累期。例如,当iPhone爆发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前,它有着7年的蛰伏期;又例如,丰田汽车旗下的豪华车品牌雷克萨斯,以及当下最炽手可热的特斯拉,也都经历着相当长的品牌培育期。  这当然并非是中国自主品牌之错,是火热的市场造就了今日的世界。但时代变了,想要成就一个伟大的品牌,你没有办法不经历必须经历的蓄势和积累期。  魏建军由此感叹,如果WEY的最终目的是一个可以与合资、外资品牌正面对决的豪华SUV品牌,如果它的目标不只是中国,而是全世界,它就必须回归初心,让WEY品牌沉淀得更加具有底蕴和实力。  这是一种难得的理性,也是一种难得的自信。现在,为了WEY的未来,魏建军坚定地认为必须走出去,成就世界的WEY。  魏建军觉得,只打造一个在中国的品牌没有价值,它在中国市场的不错表现也是短暂的。真正具有势力的国际汽车巨头们,没有一个不走国际化,没有一个不把成为全球品牌作为自己的目标。  如果说,在WEY品牌一周年时,魏建军口中的“欧美大街小巷都能看到中国汽车品牌”还只是愿望的话。现在,他有了清晰的计划和发展时间表。  “我的志向就是:从‘走上去’,到“‘走出去’,把触手可及的豪华带给中国人,把中式当代豪华带到全世界。”魏建华在WEY品牌两周年庆典上公开表示,要让WEY成为世界的WEY。  2017年9月,在WEY品牌创立后不到一年的时候,它就曾亮相法兰克福国际车展。2019年,WEY将再战欧美主流车展,并完成全球渠道“从0到1”的建设。  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魏建军给WEY写下了登上全球舞台的路线图和时间表——2021年,WEY将首先进军德国市场,进而进入北美市场。  所以,虽然长城汽车和WEY品牌诞生在保定,但魏建军坚信地域不是限制它的障碍,只要WEY和长城汽车能够成功走向国际市场,保定也可以和斯图加特、狼堡这样的德国城市一样名字响亮。  实际上,全球汽车产业正在愈演愈烈的电动化、智能化、电商化和共享化的“汽车四化”趋势,这对后来者既是挑战,也是迅速拉近WEY与国际一线品牌差距的机遇。  依托于保定和上海两个国内研发中心,长城汽车已经在德国、日本、美国、印度、奥地利、韩国等设立海外研发中心,完成了全球研发布局。 更重要的是,长城汽车已经电池的核心领域进行布局,并在德国慕尼黑的研发中心和保定的国家级氢能创新中心,并入股全球最大的加氢站运营商——H2M。  这意味着WEY是全面探索插电混动、纯电动和氢能源技术路线的中国豪华品牌。  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在WEY两周年的品牌之夜上,长城汽车技术中心副主任郭岩松公布了这个品牌的C+智能战略,其包括互联互通Connection、生态社群Community、智慧出行Carefree和无忧承诺Commitment四大板块。  由此,和丰田、福特等同样用自己姓名来命名品牌的汽车公司一样,魏建军也提出到2020年,WEY将由传统的汽车制造商转变成为全方位智能生活及出行服务商。也就是,站在两周年节点上,魏建军已经为WEY的全球化和智能化描绘了一幅新的图景。  长期以来,总部坐落在保定的长城汽车一直被视作是一个外来人才较少,独自默默耕耘的异类。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一系列曾在合资、外资公司任职的运营和管理人员加盟长城和WEY品牌,让外界认为长城汽车变得更加包容、开放和国际化。但魏建军则认为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重点,长城汽车实际上一直是开放的,只是这些之前并未被外界所熟知。  长城汽车或者WEY正在发生进一步的变化。这可以看作是一个汽车强人对外在正在不断发生变化的汽车世界的中国式应对。它究竟是什么样的?  2018年12月10日下午,在WEY品牌两周年庆典在北京诺金酒店隆重举行之前,魏建军接受了《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APP联合创始人贾可博士的长篇独家采访,开诚布公地回答了所有问题。  以下是此次访谈节录的精彩摘要。更多详细内容请见《汽车商业评论》2018年12月刊封面文章。  为什么要有WEY  贾可:重新做一个高端品牌会不会堵住了长城哈弗品牌未来向上的通道?丰田做雷克萨斯是同BBA(奔驰、宝马和奥迪三大豪华品牌的简称)竞争,WEY的品牌定位在什么层次?  魏建军:哈弗的主要消费者是购买15万元以下的产品人群,也就是说,你卖得越多,消费者在心智上已经给你这个品牌定位,就是这个价。  我们为什么向上往高端走呢?我们就想现在要占有15万元到20万元这个区间的产品,我们现在的定位实际上是很清晰的。  有什么不一样  贾可:您说WEY的平台和哈弗不太一样,它是有独立新的平台吗?  魏建军:这个平台的概念不是底盘,你看汽车发展这么多年,现在还有什么差距呢?实际上,车的底部,车身没有太大差距,只不过在细小的,比如说振动、噪声等方面,我们如何让它的路感、驾驶感受更好,那我们就需要有新的技术。  例如,在操控性能上,我们也要添加新的配置才能使它的驾驶感受更好;用材方面,怎么使它的用材显得更奢华、更舒适、更时尚;电子电器构架上,我们率先有主动刹车、主动安全,包括L2级别自动驾驶的功能,都率先在我们的WEY品牌上去应用。  一定是国际化的  贾可:有说法是中国的市场足够养活一家汽车企业了。  魏建军:我觉得这个观点是绝对错误而且过时的。  因为你看现在所有的品牌价值一定是全球化的,我相信我们也不能违背规律。  贾可:长城很早就国际化走出去,现在再走出国门,比如说去美国,你是用WEY还是哈弗呢?  魏建军:全球化并不意味着必须去做高端市场,我们是有选择的。比如说我们的WEY品牌一定要挑战欧美市场,我们的哈弗品牌做的是经济型市场,比如说泛中国的市场——俄罗斯、阿拉伯国家、亚非拉这些国家。  保定之外的研发  贾可:中国很多自主品牌在全球建立了很多的研发机构,在硅谷做前沿技术、在底特律搞传统的研发,甚至在英国等地都有设立。我们的研发现在都主要集中在保定么?  魏建军:不是,保定是我们的总部。现在,我们把上海作为中国第二个研发中心,或者叫南方总部吧。  实际上我们在海外布局应该是比较早的。我们现在在底特律,在洛杉矶,有2个团队在做自动驾驶。  在日本横滨,我们有一个2万平米设施的研发机构,我们在慕尼黑,在奥地利也有技术中心。当然,在奥地利,我们研发的是电机和控制器等等。在印度班加罗尔主要投资了软件研发,在韩国也设有技术中心。  可以这么讲,长城在研发领域用的国际研发人才在中国车企中是最多的。  贾可:现在有没有测算国内和海外的研发人员的比例是多少?  魏建军:我们在海外的研发人员占整个研发人员的5%,因为整体研发是1.15万人,海外大约500人。  不是不开放,是视角不同  贾可:一直以来,人们都说长城的总部在保定,这个地方给人封闭的印象。但是从今年来看,我们除了研发人员,在营销方面先后引入了很多在合资和外资有着丰富经验的管理人员。  这是不是意味着或者如外界所感觉到的,长城汽车的文化变了?包括这次WEY的两周年预热也是铺天盖地,比我们想象的好得多。  魏建军:什么是开放的标志呢?比如说,我们在海外建技术中心那就是开放;比如说,我们把这么多外籍人员招来,本身就是开放。我们在不同时期的重点不一样。以前我们在技术研发方面需要提高就招技术人员,现在在运营方面需要增强就招运营人员。  贾可:还有一个观点,因为长城对外强调廉政,我觉得这对企业管理是非常好的事。现在企业管理需要扁平化,这样决策才会更快。很多人说您在长城说一不二,那么会不会反而因为您需要进行太多的决策,而导致它的效率变慢了?  魏建军:长城汽车现在有几万员工,海外有这么多技术中心,不用说海外,就算在国内,我能有多少精力去管那么多的事?但是,你要说长城汽车这个过程管得比较细,这个我承认。  可以这么讲,大家对长城汽车的看法我不能否认,我们这样管,一个是可以保证运营质量,再一个,我觉得是这么管可以实现我们内部的公平。  新能源需要多元化  贾可:您看咱们现在有WEY、哈弗、欧拉,欧拉这个品牌是纯电动的。我有个疑惑,为什么不在哈弗、WEY品牌上直接新能源化,而是再单独搞一个欧拉?  魏建军:这是我们在品牌设立上与其他公司的不同。我们想给消费者传播一个更清晰的定位。  之所以成立欧拉品牌,是因为我们想做专业的电动车品牌,我们这个广告语是“新一代电动小车”,定位非常窄。  贾可:未来补贴退坡势在必行,有人对电动车还是唱衰的,或者燃油车、是混动大行其道的未来,您觉得会是这样的吗?  魏建军:我觉得不会,当然这是定位的问题。像咱们讲开放,讲多元化,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这个是对的。但是从市场而言,假如我们都生产那么大的车,装了大量的电池,价位都很高,违背了出行的选择。  做制造商还是出行服务商  贾可:你的判断(共享出行的)未来到底会变成什么?  魏建军:我判断,共享出行前景是好的。我们这一代人特别渴望有一辆车,现在的新一代,他们根本不想要有一台车,天天还得停车,还得开车。加上我们的辅助驾驶、自动驾驶来到的时候,更会是另外一个场景。  贾可:未来比如说会不会哈弗这样的品牌做一些共享车,因为用户对于出行车的渴望越来越多,而WEY越做越高端,保留它个性化、可以操控的空间存在,这样会带给WEY的价格和价值越来越高。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魏建军:高端品牌共享,它的价值也是依然存在的。刚才谈到的选择性和每一个人的需求会多元化,汽车是一个独立的私密空间,一定会有很多人需要它。不是说共享出行来了以后,人们就不需要汽车了,只不过更加分化了。  狼堡更小  贾可:WEY现在用你的名字,在你的感觉当中,WEY的车和哈弗的车,开起来有没有异样的感觉?  魏建军:倒没有这种感觉,但我觉得WEY确实比一般汽车质量、性能、驾驶感都好,这是事实。  贾可:听说WEY的LOGO是你亲自拍板定下来的,当时很多人并不赞同?  魏建军:这个LOGO不光我拍板,还是我亲手设计的,包括这个旗杆,包括下面WEY字样,甚至保定的标注,那都是我亲自搭配上去的。  贾可:有没有觉得融合地域风格会影响你的品牌全球化?  魏建军:斯图加特过去也是一个小镇,狼堡更小。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汽车商业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HN666)